挖掘巡视中信访举报线索价值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日期:2020-03-16     文章点击数为:1559    

受理信访举报,是巡视工作发现问题线索的重要渠道。利用信访举报工作在发现问题上具有的天然优势,运用行之有效的方法,辨识挖掘信访举报件中有价值的信息要素,精准分析研判,可以大大提升问题线索的真实性和可查性。

要素分析

判明信访举报问题线索可查性的一个基本途径是对信访举报进行要素分析,即对举报事项、举报人、被举报人、举报方式等情况进行深入分析,搞清楚其成案价值大小,努力提高信访举报的使用价值。

对举报事项的分析研判。主要看反映的问题事实是否明确、情节是否具体,如果反映违规违纪违法问题要素相对具体,就需要重点了解关注。巡视中收到的这类信访举报相对较少,更多是反映比较笼统的信访举报,可查性并不强。但反映笼统不等于问题不真实、不存在,巡视组对相对笼统的信访举报不能简单化处理或弃之不顾,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善于挖掘捕捉其中有价值信息,注重充分发挥巡视近距离监督和可以广泛深入接触干部群众的特点和优势,与其他渠道获取的信息综合研判、了解印证,笼统线索也可能转化成重要线索。

对举报方式的分析研判。就是从举报人署名、举报问题来源、举报渠道等方面研判可查性。从署名情况看,署真实姓名的举报可查性高于冒名和匿名的举报,但实践中对巡视对象的实名举报相对较少,这就要求除了看内容的可查性外,要对其中是电话举报和网络举报的,与举报人进行沟通联系,做好思想工作,打消举报人思想顾虑,促其提供更多真实情况和后续举报。从问题来源看,问题亲历者或目击者的举报,其可查性自然高于道听途说的传来举报和利益纠葛类举报,而违纪违法案件当事人之间因利益分配不均或其他矛盾冲突引发的举报可信度更高、成案可能性更大。从举报渠道看,直接来访举报的可查性,高于通过来信、电话、网络举报。但直接来访举报相对较少,很多时候都是对其他渠道收到的检举控告分析研判,深入了解后再挖掘可查线索。

对举报人情况的分析研判。信访举报可查性与举报人的身份、职业、职务密切相关。通常情况下,公务员、企事业人员、涉案人员、内部人员的举报真实性高于其他人员的举报。从举报人动机看,出于义愤或正义感的举报真实性,高于怀有个人目的、恶意或“挂牌”举报。

关联分析

任何事物都不能孤立存在,都是在与其他事物的相互联系和作用中存在和发展的,信访举报反映的问题也不例外。将信访举报涉及的人、事、物,放在其所关联的内部、外部联系中分析把握,是发现问题线索的重要途径。

内部关联性分析研判。就是对信访举报中的举报人、举报事项、被举报人等之间是否有联系、联系是否紧密等情况进行对比分析,联系越多越紧密,问题线索可信度越高、价值越大。如,从反映问题与被举报人的关系看,如果举报问题与被举报人的身份、职务、职权或所管理的领域相匹配,其可信度就相对较高。

外部关联性分析研判。就是将信访举报反映问题与其他方式了解的问题结合起来分析,联系越多越紧密,可信度越高、成案价值越大。实践中,要把受理的信访举报与巡视进驻前收集情况形成的问题清单,与进驻后个别谈话、资料查阅、民主测评、个人事项抽查等情况,与经济审计、专项检查、以往巡视报告、执纪审查等情况,以及与被巡视单位廉政风险点等对比碰撞、统筹把握,梳理出需要深入了解的重点人、重点事、重点问题。

逻辑关联性分析研判。就是运用逻辑关系、逻辑思维、逻辑推理的方法,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由点及面,延伸、拓展、放大问题线索使用价值。要注重从信访举报显性信息透视隐性信息,从已知信息推出未知信息,从共性问题解读个性信息。如,有的信访举报反映问题真假难辨、虚实难分,可以将其放到共性问题图谱中加以对照,从以往巡视和各类监督检查中是否发现、是否具有区域性行业性时间性等明显特征、是否属于问题易发多发的重点领域、关键环节、要害岗位等方面加以判断,如果具备这些共性特点,问题存在的可能性就大。

统计分析

在巡视人数较多规模较大的单位时,收到的信访举报量往往很大,此时就需要运用统计分析的方法进行定量分析,揭示这些信访举报蕴含的各种特点,为发现问题线索提供方向指引和信息参考。

结构分析研判。对信访举报的总量进行结构分析,按问题进行统计,算出各种问题反映的数量分布,有助于发现群众反映强烈、集中的人、事和问题,为发现重点人、重点事、重点问题提供切入点和突破口,同时也有助于发现具有地区、部门、单位特点的个性问题和苗头性、倾向性问题。

总量分析研判。从横向看,如果一个地区或系统可比数量的信访举报明显偏高,就要分析原因,看其执政团队是否存在治理不力问题。从纵向看,可以把巡视期间收到的信访举报与近几年的信访举报进行对比分析,观察信访举报总量和重要问题反映增减趋势,看是否存在治理不力问题。

专题分析研判。根据信访举报特点和发现问题需要,可以设计一些专题进行统计。如,统计领导干部和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信访举报数量,可以了解党员干部廉洁自律情况;统计扶贫脱贫类、惠民政策落实类、黑恶势力“保护伞”类信访举报,可以了解维护群众利益情况;统计民生类、涉法涉诉类、批评建议类、个人诉求类等信访举报,可以了解群众反映和呼声。

结果分析研判。对巡视期间按规定移送交办的问题,如“四风”问题、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以及违纪违法具体线索、整改不力问题等,通过延伸追踪办理结果,了解其属实率和成案率,可以从一个侧面反映被巡视党组织履行“两个责任”和全面从严治党情况。

(吴艳刚 作者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巡视六组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