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博引发职务犯罪趋势明显 深入治理还需关口前移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日期:2020-06-10     文章点击数为:611    

  近日,四川省冶金地质勘查局原党委书记、局长何兴江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通报指出,何兴江嗜赌成性,违规借用管理和服务对象的钱款偿还赌债。

  赌博是国家法律明令禁止的行为,中央三令五申严禁党员干部参赌涉赌。梳理纪检监察机关近期通报的案例,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参赌涉赌引发职务犯罪趋势明显、影响恶劣,值得警惕。

  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参赌涉赌常与经济腐败并发

  从通报案例看,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参赌涉赌往往与经济腐败相互交织,为取得赌资或偿还赌资借用管理服务对象钱款、贪污挪用公款,甚至借赌博聚敛钱财,搞利益输送、权钱交易。其主要形式有以下三种。

  其一,违规借用管理和服务对象的钱款。今年3月,浙江省消防救援总队原党委常委、防火监督部部长周志忠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通报显示,周志忠嗜赌成性,因赌乱伸手,借用管理对象巨额钱款,用于偿还赌债及高利贷等个人债务,并为他人开设赌场提供便利。

  中国政法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吴韵曦表示,借用管理对象钱款偿还赌债,可能构成受贿犯罪。2003年最高人民法院《全国法院审理经济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以借为名向他人索取财物……应当认定为受贿”。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规定:借用管理和服务对象的钱款、住房、车辆等,影响公正执行公务,情节较重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留党察看或者开除党籍处分。此外,《刑法》规定,开设赌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周志忠为他人开设赌场提供便利,可能构成共同犯罪。

  其二,贪污挪用公款作为赌资或用于偿还赌债。由赌到贪仅一步之遥。出生于1990年的中华联保青川支公司经理助理赵全民,沉迷网络赌博无法自拔,不仅输光储蓄和亲友借来的钱款,还打起公款的主意,利用职务便利骗取保险理赔金460余万元。四川雷波县溪洛米乡年仅32岁的原乡长冯莹盈,两三个小时赌输40多万。为了还债,把67张困难儿童生活补助存折收为己用,挪用资金88万多元。

  其三,借赌博聚敛钱财。2019年7月,贵州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蒲波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其敛财方式之一就是赌博。通报显示,蒲波“以赌博方式敛取巨额钱财,通过‘大赌’‘假赌’大搞权钱交易”。还有四川绵竹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主任冯军,以打麻将“假赌博”方式违规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金200余万元。留置期间,他曾向办案人员自述,以为顶多算是违纪。

  吴韵曦认为,少数干部通过与下属、商人进行赌博,在“假赌局”中捞取真金白银,实质是搞权力寻租、索贿受贿。而之所以采取这种方式,无疑是为了遮人耳目,逃避对于其违纪违法行为的查处。

  赌博毒化社风民风,对政治生态危害很大

  “赌是万恶之源,但很多人尤其是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对赌博的危害认识不够。”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博士后张晨说,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参赌关乎思想问题、作风问题和形象问题,毒化社风民风,对政治生态危害很大。

  赌博不仅危害个人心灵意志,还使干部背弃党的宗旨,影响党的决策部署落实。今年春节期间,湖北鄂州市燕矶镇映山村原党支部副书记、村委会主任赵社迎,罔顾疫情防控工作纪律要求,多次擅离职守、到村民家中打麻将。赵社迎被群众举报并受到公安机关行政处罚,造成不良影响,被撤销党内职务处分,按程序罢免村委会主任职务。

  打赢脱贫攻坚战是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是重大政治责任。贵州水城县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陈勇在水城县脱贫攻坚的关键时期、“节骨眼”上,仍沉迷于打麻将赌博,每周打麻将3至4次,且经常玩至深夜甚至通宵,导致帮扶工作严重“缩水”,落实脱贫攻坚政策大打折扣,也使其被“围猎”,走上严重违纪违法道路,最终“满盘皆输”。

  赌博之风在个别地区泛滥,毒化社风民风。湖南冷水江市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陈代宋,市委原常委、政法委书记陈郁琼等20多名党员干部常在该市某茶楼打牌赌博,且有领导干部入股该茶楼,不仅自身受到处分,冷水江市委原书记刘小龙、市纪委原书记阳卫龙等人也被问责。浙江省纪委监委通报指出,周志忠“嗜赌成性,因赌乱伸手”,严重破坏浙江消防系统政治生态,损害了“清爽”上下级关系,严重破坏了“亲清”政商关系,损害消防队伍社会形象。

  赌博还易滋生“围猎”与“被围猎”的机会,形成权钱交易的利益链。安徽桐城市自来水公司原总经理程世昭染上赌博后,一些商人抓到了他的“爱好”开始“围猎”。自来水管材供应商陈某多次陪同程世昭前往澳门,并提供赌资一次竟达30万元。

  “党员干部赌博成瘾,绝非个人小事,对党和国家的事业危害极大,必须提高警惕,直面‘病灶’精准发力,坚决遏制赌博歪风,净化政治生态。”张晨说。

  关口前移、深化治理,铲除干部参赌的土壤和条件

  党和国家对干部的赌博行为向来是“零容忍”,《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明确,对于党员干部的涉赌行为,视情最高可给予开除党籍处分。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注重从巡视巡察、审查调查中发现党员干部参赌涉赌问题线索,查处并通报曝光了一批典型案例,形成强大震慑。

  一些地区和部门采取专门行动整治干部队伍中存在的赌博歪风。重庆市开展了“狠刹党员干部参与赌博歪风专项整治”。四川省委召开蒲波严重违纪违法案警示教育大会,四川省纪委监委部署在全省开展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赌博敛财”问题专项整治。陕西省韩城市为深入推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进一步严明作风纪律,严厉整治党员干部和国家公职人员参与赌博行为,狠刹赌博歪风。

  “治理领导干部参与赌博的重点是明确的,但是在治理实践中还需要采取得力措施。”吴韵曦建议,除了开展专项治理,更要注重从典型案件中查找制度漏洞,例如相关单位应严格财务管理,防止挪用公款等现象的发生。在量纪上,党员干部参与赌博应该更加严格。同时,强化纪律监督和监察监督,及时关注和有效应对更加便捷、更加隐蔽的网络赌博、境外赌博等新形态和赌球、赌马等新方式,做到关口前移,常态治理,从严查处。

  党员干部参赌涉赌说到底是党性修养淡漠,价值观发生了扭曲,失去了内心的参照。只有始终做到“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自觉加强党性修养,坚定理想信念,提升道德境界,追求高尚情操,才能远离低级趣味,抵制歪风邪气。

  十九届中央纪委四次全会强调,构建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体制机制。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将进一步加大对借赌博行贿受贿的惩处力度,督促各级党组织建立完善日常监督管理机制,加强法治教育和道德教育,督促引导党员领导干部、公职人员培养积极健康的娱乐生活方式,培养现代文明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