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纪”录丨说“村霸”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日期:2021-02-22
文章点击数为:76
分享到:

  本周五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八次会议,专门提到了一个词:“村霸”。

  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持续防范和整治“村霸”问题的意见》,指出要从组织上推动形成防范和整治“村霸”问题长效机制,为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创造安全稳定的社会环境。

  这几年,全国掀起了一波又一波整治村霸行动,各地打村霸的战果频频上热搜,很给老百姓解气。

  何为村霸?基层乡村常见的恶势力,村里的地痞、流氓、无赖、宗族恶势力,横行霸道的村干部。

  村霸的气质:关系硬路子广,手眼通天;独断专行、高高在上;敛财无度、有钱任性;横行乡里、颐指气使……

  他们干扰基层政权,用“拳头”、欺骗、贿选等手段插手基层选举,争当村干部或扶植代理人,插手基层公共事务,仗着家族人员多,长期把持基层政权。

  他们欺压村民百姓,强拿硬要、随意殴打、寻衅滋事,甚至雇“打手”形成帮派势力,谁不听话?棍棒伺候。

  他们破坏经营秩序,在土地流转、矿产开采、工程建设、客货运营等过程中暴力打压竞争对手。要想在他们的地头上经营,先交巨额保护费,不然就被断水断电、威胁驱赶。

  他们侵占集体资产,非法侵占、骗取国家项目资金,非法占有集体土地、矿产资源。

  北京丰台村霸石凤刚,住宫殿般的豪宅,藏700多万现金和30公斤金条,他的妻子在村中被称为“太后”;

  河南鹤壁小庄村村支书李含富,则被村民称为“皇上”,他经常说的两句话:“打,打死他我负责,他家的地种不出人头,打死一个少一个。”“告,公检法随便告,保证告不赢。”当村支书23年,涉案5.51亿。

  只因人群中多看了他一眼,就被打骨折。2016年在亳州市谯城区古井镇某饭店,受害人看了一眼村霸王洪江,就被打得左眼眶骨折、鼻骨骨折。王洪江还对着身怀六甲的孕妇腹部踹打泄愤;因为嫌饭店优惠少,多次上门辱骂闹事……

  有的村霸纠集人马围堵镇政府上演“立威大戏”;有的村霸在村民家门口挖9米深的大坑;有的连夜抢夺公章,把村子划为私人领地;有的自称“大善人”,100多家商户被迫成其“摇钱树”……

  他们就是现实中的“东海龙王”,在一方小池子里兴风作浪,侵蚀周围群众幸福感,破坏乡村稳定秩序,污染基层清明政治。

  人民群众反对和痛恨什么,我们就要坚决纠正和防范什么。

  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推动下,截至2020年11月底,全国累计打掉农村地区涉黑组织1198个、涉恶犯罪集团及团伙13272个,3727名“村霸”依法受到严惩。农村黑恶势力基本肃清,农村基层组织建设环境明显优化。

  “现在我们这边基本没啥村霸了。”湖北宜昌市纪委监委干部表示,当地全力打伞破网,村霸被一扫而空,农村政治生态已经在持续好转。

  在广州,一个称霸一方多年的17人涉黑组织去年被“连根拔起”,这个牛年春节,当地村民终于可以过个安心年。

  存量的村霸越打越少,也要防止新的村霸滋生,斩草务必除根。

  村霸的问题与当地的政治生态紧密相连。村霸之所以能“霸”起来,多是因为“上头有人”,查办“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备受阻挠,上级部门长期监管失控,治理难度大。

  打村霸,还要从源头下手,把“保护伞”也一起打掉。把扫黑除恶同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深挖彻查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形成震慑,让“村霸”无伞可遮,无依无靠。北京朝阳村霸贾会琴恶势力团伙覆灭后,她背后的15名存在失职行为的党员干部受到违纪处理,1名公职人员因涉嫌滥用职权罪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

  今后,整治村霸怎么做?

  这次的中央深改委会议指明了方向:要总结吸收党的十八大以来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整治“村霸”等突出问题的成功经验和有效做法,坚持打建并举、标本兼治,严格落实各级党委特别是县乡党委全面从严治党的主体责任,从组织上推动形成防范和整治“村霸”问题长效机制。

  有一点很重要:要加强农村基层组织建设,把好的村委班子建起来,选出村民满意的好干部。

  以往有些地方,本来是选举村干部,选着选着,选出来的都是村霸。“村官选举,却屡屡选出村霸”,这是啥原因?

  来看一下“土皇帝”石凤刚的“神奇操作”:2010年石凤刚参加村主任选举的时候,儿子石阳拿着摄像机在现场拍摄投票情况,任何不选石凤刚的人都会被记录下来,在事后遭到报复。当选之后,他彻底控制了村支部和村委会大权。为维持“家族统治”,让儿子能“顺利接班”,石凤刚通过各种手段安排大学刚毕业的石阳加入党组织,并将其安插为村“两委”委员,又通过一路拉票贿选,让石阳当选为丰台区人大代表,包装为村民眼中的“政治明星”。

  与此类似,很多村霸仗着家族人多势众,操控选票;有的采取暴力手段打压竞选者,强收选票,违规发展家属亲信入党,长期把持基层政权。

  要想杜绝村霸,就要在换届选举这个源头把好关,提前筛沙子,那些受过刑事处罚、存在“村霸”和涉黑涉恶、涉邪教等问题的人,都要坚决清理出村干部队伍。

  最近,全国的村“两委”集中换届,各地纪委监委一个防范和整治的重点就是“村霸”等黑恶势力、宗族势力渗透基层政权,争当村(社区)干部或扶植代理人,干扰影响换届选举。多地规定,涉黑涉恶、存在“村霸”问题的不能参选村干部。

  今年过年之前,宜昌市五峰县渔洋关镇的换届调研专班,与15个村“两委”班子成员、村民代表、党代表等人开展座谈交流,详细了解是否存在“村霸”干扰换届选举工作的行为。渔洋关镇设立了换届选举信访举报机构,鼓励群众以书信、电话和当面反映等方式积极反映“村霸”干扰、破坏选举行为,集中征集“村霸”和宗族、宗派势力线索。

  在强有力的纪律监督下,今年各地的换届选举更加平稳有序、风清气正,村霸“上位”越来越难了。

  老百姓要过好日子,容不下村霸横行。坚持不懈地整治村霸,为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创造安全稳定的社会环境。农村安,中国安。